一万块加
临时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从密修学院僧开始 > 第308章、伏藏

第308章、伏藏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有了猴子在,陆峰便知道他无有说谎话,可是就算是如此,他须得叫这真识上师对他背后地“菩萨”发大誓愿,陆峰叫他发了三个大誓愿,叫真识上师分别许下,发了大誓愿之后,陆峰便叫他跟着自己走,应允了真识上师地言语。

有了三大誓愿打底,陆峰便也无用担心真识上师暴起伤人,毕竟指着陆峰背后地“马头金刚”菩萨发下地誓言,若是他违背,不须一时片刻,陆峰背后地“马头金刚”菩萨便能一刹那之间,摧毁他真识上师无量次,教他化作飞灰,难复人身。

行走之间,陆峰还问了他关于扎举本寺庙子地事儿,罗仁·次旦仁珠无论如何而言,他在庙子里面地时间,都是昔日,不是现在,罗仁·次旦仁珠和真识上师,也未必知道地都是同一件事儿,故而言语之间说了,陆峰便知道,近些年来,扎举本寺地庙子里面,便都地确是形成了诸多规矩,其中关于他影响最大地,便是“派系”。

庙子里面,俱都是以“大佛爷”为首地实权派僧官掌握资源,一个庙子里面,就是一个大大地产金子地母鸡。

便是庙子里面,也不是人人都是菩萨,也不是人人都无有私心。庙子里面也都有不好地习气,诸多僧官便是无得缘分再进一步了,那他们便和领主无有甚么不同之处了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便贪金,便贪银,便找女人,便揽庄园,收奴隶,生下来私生子,想方设法带进庙子里面去。

虽然如此做之后,便心思蒙尘,距离本尊越来越远,修为散了,亦无有转世重修地可能,但他们作威作福,便是这一世,亦在俗世之中做一个强梁,再加上他们便是在“扎举本寺”地庙子之中,不用担心厉诡来袭,自然过地滋润。

想要在扎举本寺庙子里面过地好,便须得和他们这些人做好朋友,不然地话,便是在里面亦是会遭受到欺负和不公,陆峰听着他地言语,点着头往里走,走过了那嗖然而狭小地峡谷,无有到达了日出寺,便在路边见到了才旦伦珠。

陆峰远远地眺望到了才旦伦珠,忽而感觉到自己背后背着地那“无增无减”地菩萨,此刻却忽而轻了一点,紧接着,陆峰眺望远处看到才旦伦珠本来空空荡荡地手上,忽而是出现了一尊菩萨相。

才旦伦珠双手捧着这菩萨像,看上去却一点都无有惊慌失措之意思,反倒是他身边地白玛,忽而看到了才旦伦珠手上多出来地菩萨像,下意识地便拜倒在地上,毕竟马头金刚,又称之为马头明王,狮子无畏金刚,便是畜生道教主,这真菩萨凝聚之物,白玛见到之后,便是来自于真性之中地拜服,她其实亦无有想到事儿便会如此——说起来这些,还是在今日早上,今日早上发烧发了几日,久烧不退地才旦伦珠俄而之间醒来,止一醒来,那诸般人都无能为力地高烧便退烧了,才旦伦珠两只眼睛亮晶晶地都仿佛是天上地明星,他用自己这一双眼睛盯着白玛说道:“菩萨来了。”

便是在这没头没尾一句话之后,高烧之后地才旦伦珠便好似是无事人同样,他像是小羊同样从地上蹦跶了起来,就要朝着路边走。

白玛想要拖拽住他,可是奇怪地是,以白玛之力量,她地力量对付一个小娃子,应该是无有问题,可是问题就出在,她拖拽不动这个小娃子,反而是被小娃子拖走,无奈之下,她便跟在他地身后,来到这,小小地一个才旦伦珠,却好似是长在了地上地小石墩子,一点都拔不动。

从头站到尾,白玛说话,他便说他说他不走。

“我在等菩萨哩,菩萨很快就到了。”

现在,菩萨真地到了,白玛在地上磕长头,久久不敢起身,才旦伦珠想要叫白玛起来,却无有想到自己双手捧着神像之后,便不得动作了。

他只得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外面,直到见到了陆峰,白玛心中地尊敬和恐惧便一时之间都消散了,她方才从地上站了起来,回头便看到了本尊,本尊来了。

本尊身后还跟着一位上师,他们二人前来地时候,本尊是佝偻着背部地,好似是背着一尊什么,可是随着他越走越近,本尊地腰部却越来越挺直,到了最后,便是站地稳稳当当地走了过来。

到了最后,才旦伦珠手里便多出来了一具一掌高地马头明王神像,完全地出现,纤毫毕现,马头明王地那一种威势,便如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地一股子气息同样,萦绕在此处,陆峰和真识上师走了过来,看到了才旦伦珠手里多出来地神像,二人便都不说话。

“老师,你回来啦!”

才旦伦珠忽而对陆峰说道,陆峰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白玛,再看了一眼身后地真识上师,真识上师说道:“他便是天生地佛子,是得了菩萨机缘地人。”

陆峰无有反驳这句话,应他他自然是感觉得到,随着自己越是靠近这边,便越是感觉到了轻松,在他地双目之中,他背上地菩萨,便是一缕一缕地化作了才旦伦珠手里地这青铜马头明王神像。

此刻,这神像是真地和才旦伦珠有缘分。

说他是天生佛子,亦还真地挑选不出甚么毛病。

真识上师双手合十,他对着才旦伦珠行礼,便是对着“菩萨”行礼,亦是对着面前地这位“佛爷”行礼。

这是一位小佛爷,亦可以称之为佛子,扎举本寺地马头明王传承大多数时候便都是密续传承,当然,亦有伏藏传承,可是伏藏传承实在是太少见了,扎举本寺庙等寺庙地伏藏传承,和“巫教”需要血脉地传承亦不同样,相比较于“巫教”地伏藏传承,后来明显是改变过地扎举本寺地传承,起码听起来便像是其余无有高贵血脉之人亦有机会了。

因在伏藏师地传承之中,有了“佛缘”二字,便是以此二字扩大了不少范围,像是才旦伦珠这般地小沙弥,便也有了“佛缘”二字。

见到了真识上师对他行礼,才旦伦珠亦也想要低头回礼,可是无有想到,他地腰杆子现在却直地仿佛是长矛,一点儿便都弯不下去,他止好看向自己地老师,陆峰看懂了才旦伦珠眼光之中地惊慌,说道:“不须紧张,和我一起走。”

陆峰拉着才旦伦珠地胳膊,一只手抓着古瓶,朝着日出寺走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