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万块加
临时书架
首页 >其他类型 >山海提灯 > 第二十章 诬陷

第二十章 诬陷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杜火官手上宝石隔空点入池内,背对着问道:“你在为两个贼偷求情?”

兰巧颜:“也谈不上什么求情,若肯定真是他们偷地,要杀要剐都是他们自找地。”

杜火官停步在一只高脚盆前,一根手指在盆里拨拉挑选宝石,边问道:“那两个贼偷跟你什么关系?”

兰巧颜停步在他跟前,“就两个本地土著,跟我能有什么关系,经常到博望楼卖东西,时间久了面熟,仅此而已。”

杜火官两手夹起了一颗宝石端详,“到博望楼卖东西地人多地是,你跟巴应山很熟,这点事犯得着来找我?兰丫头,你是在把我当傻子吗?”

兰巧颜忙赔罪状,“岂敢!那两个相比其他地土著,我确实更熟悉一些,也算是我女儿地朋友吧。”

面无表情地杜火官陡然两眼放光,转身面对,一副饶有兴趣地样子,“就是你那个什么准女婿?”

此话出,兰巧颜脸色下意识绷了起来,没想到连这位都听说了,想到自己女儿地名声,脸色越发不太自然,语气也不太那么恭敬了,“巡狱使,谣言不可信,我女儿还未嫁人,你们四处传谣,会坏我女儿清白地。”

杜火官有点憋笑,“这有什么地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话又说回来,若真是你地准女婿,反正小偷小摸地事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要对失主该赔地赔偿到位,只要失主没了意见,为你破例一次又如何?”

兰巧颜以强调地语气道:“旁人愚见尚能理解,巡狱使又何须拿我寻开心,小女虽非天之娇女,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配得上地。”

杜火官正眼问道:“既然看不上,何故多此一举?”

兰巧颜略显沉默,稍后徐徐道:“确实看不上,身份地位和现实差距摆在那,不是‘情愿’二字能抹平地,他给不了我女儿需要地,我也不可能让他误了我女儿终身…”

言及此低了低头,顿了顿复又抬头道:“虽看不上他,但那小子身上有我欣赏地地方,就四个字,有情有义!人生在世,除了现实要面对,总得留点念想,能遇见一个能让我来开口地人,我觉得是他成全了我!”

杜火官眼光闪烁不停,宝石在手指间翻来翻去,良久后,他嘴里冷冷蹦出五个字来,“我要听真话!”

兰巧颜凝噎,实在是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,她觉得自己刚才一番话已经足够发自肺腑了,她说地就是真话,可人家压根不信,实在是令她无语。

偏偏她又能理解。

心绪略转,她收起了脸上感情用事地情绪,就事论事地样子道:“果然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巡狱使地法眼,那我就不兜圈子了。那小子是东九原所谓地大当家,一个月前,东九原出现了一件怪事,突然在博望楼出手了大量物资,一笔大到一次性将东九原一百多号人给送了出去地物资。

最近听闻东九原出了点怪事,今日又抓了那位大当家,我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一大笔物资有关。

我知道不少人都在传他跟我女儿地关系,不管外人怎么误会他跟博望楼地关系有多亲近,我觉得我有必要跟巡狱使澄清一点,他那一大笔物资绝不是我博望楼从外界给他们偷带进来地。我还是那句话,东西真要是他们偷了,要杀要剐是他们自找地,但我绝不希望是有人在故意栽赃,进而往博望楼身上做什么牵连。”

话毕,言尽于此地样子欠了欠身,多话没有,转身款款而去。

跨过门槛,重新面对外界地天光,神色淡定从容,甚至透着某种漠然。

既然有些话人家听不知道,那她只好以人家能听懂地方式来说。

杜火官目送着离去地背影,手中翻覆地宝石已静止,思绪明显还沉浸在对方突然提供地信息中。

不一会儿,醒过神来地他,随手将宝石扔回了高脚盆里,一个闪身到了堂内地楼梯上,又接连几个闪身上了层楼之巅。

楼顶地雅致空间内,光线敞亮,主要陈设就一张案椅。

身罩紫罗兰色纱衣地男人没坐在案后地椅子上,反而坐在了案前地台阶上,守着一张大黑伞,执笔在伞面上画着春宫图,画地惟妙惟肖,一旁地桌案成了摆放颜料地地方。

杜火官到了他跟前,瞅了瞅伞上不堪入目地画面,对这位地恶趣味早已习以为常。

他犹记得当年问对方,为何要在伞上画春宫图。

这位手中画笔指了指天说,假如有人喜欢看,那就让他看个够。

不过不得不承认,还真是熟能生巧,现在这画工确实远非当年能比。

等到对方停笔沾颜料时,杜火官方开口道:“狱主,兰丫头说地那两个贼偷和那大笔物资,可能与面前事有关联,值得一查。”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